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發現蝙蝠病毒傳染人,石正麗兩年前已發出 SARS 類疾病預警

新京報 02-26

以下文章來源于北京知道 ,作者知道君

蝙蝠 SARSr-CoV 或其他潛在病毒感染人類的首份血清學證據,兩年前已得出。

文 3821 字,閱讀約需 7.5 分鐘

近日有媒體稱,國外新近研究發現蝙蝠可能攜帶新冠病毒直接感染人,意味此次疫情源頭可能直接來自蝙蝠。

記者盤點近年研究成果發現,蝙蝠 SARSr-CoV 或其他潛在病毒感染人類的首份血清學證據,兩年前已得出。 2017 年 11 月底到 2018 年 2 月,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團隊連續發表 3 篇論文,表示已發現 SARS 相關冠狀病毒在蝙蝠體內重組的證據,以及人類感染蝙蝠的 SARS 相關冠狀病毒的現象。 石正麗團隊通過對云南 218 位村民的血清測試,提示 SARS 類冠狀病毒有很高的潛力直接感染人,而無需中間宿主。論文還預測,蝙蝠體內的 SARS 相關冠狀病毒 " 溢出 " 到人類體內后,可能會引起類似 SARS 的疾病,建議對相關地區加強監測。

━━━━━

蝙蝠冠狀病毒有無直接傳人證據?

218 云南村民血清采樣,6 人陽性

近日引發關注的報道中,援引了美國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長 Richard Ebright 教授的解釋,稱中國菊頭蝠的 ACE2 受體與人體的 ACE2 受體的相似程度與其他潛在中間宿主是一樣的,這表明這次感染了數萬人的疫情的源頭可能直接來自蝙蝠。 該報道直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團隊兩年前做的研究。

2017 年 11 月底到 2018 年 2 月,石正麗團隊連續發表 3 篇論文(發布平臺、中英文名見文末備注),揭示了以云南采樣的蝙蝠體內 SARS 相關冠狀病毒的連貫研究成果。 論文通過相關證據,鎖定了 SARS 病毒的源頭宿主是蝙蝠。同時,發現 SARS 類冠狀病毒有很高的潛力直接感染人,而無需中間宿主。

為進行人類感染蝙蝠 SARS 相關冠狀病毒的血清檢測,在 2015 年 10 月,石正麗團隊在云南省昆明市晉寧區夕陽彝族鄉 4 個村莊(天井,大風口,綠溪,綠溪新村)收集了 218 個居民的血清樣本。附近有 2 個蝙蝠洞(燕子洞和石頭洞),距離 4 個村莊在 1.1-6.0 公里之間。自 2011 年以來,石正麗團隊一直在對這些洞穴中存在冠狀病毒的蝙蝠進行縱向分子監視,并發現大量蝙蝠居住,包括被證明是 SARS 相關病毒主要宿主的菊頭蝠(石正麗團隊日前發現的與新冠病毒最接近的病毒樣本,也采自菊頭蝠)。

這個地區沒有經歷過 2002-2003 年 SARS 的暴發,他們在采樣過程中也沒有受試者表現出任何明顯的唿吸道疾病。在這些樣本中,女性有 139 名,男性有 79 名,中位年齡是 48 歲。有 208 人提供了職業數據(占 95.4%):其中 85.3%為農民,8.7%為學生。大部分被調查者(81.2%)飼養或擁有牲畜或寵物,并且大多數被調查者(97.2%)曾接觸或接觸牲畜或野生動物。其中,有 20 名(9.1%)參與者目睹了蝙蝠在房屋附近飛行,其中一人處理過蝙蝠尸體。

這 218 個人中,有 6 人在 SARS 相關冠狀病毒的檢測中呈陽性,但是對他們的口腔和糞便拭子及血細胞中進行的病毒核酸檢測都沒有陽性。 石正麗團隊在論文中表示,他們的研究提供了蝙蝠 SARSr-CoV 或潛在相關病毒可能感染人類的首份血清學證據。

被調查者感染來源如何鎖定?6 人未接觸 SARS 患者,1 人去過深圳

論文介紹了六個陽性樣本(四名男性,兩名女性)的人口學統計和旅行史。

其中,大風口村有兩名男性(45 歲的 JN162、51 歲的 JN129);綠溪村兩名男子(JN117,49 歲,JN059,57 歲);兩名女性(分別是 55 歲的 JN053,JN041)來自天井村。在采樣之前的 12 個月中,JN041 是唯一一位有云南之外旅行史的人,她到過深圳,距離她的家鄉 1400 公里。JN053 和 JN059 只去過距離他們村莊 1.4 公里的地方。JN162 前往過 63 公里外的云南省會昆明。JN129 和 JN117 從未離開村莊。6 人都提到,曾看到蝙蝠在他們的村莊中飛行。

這 6 名被調查者沒有接觸過 SARS 患者,也沒有在 SARS 疫情暴發期間去過 SARS 重疫區,并且,感染 SARS 的康復者 2-3 年體內可檢測抗體迅速下降,這也說明這些陽性不是由于先前感染過 SARS 引起的。

論文稱,對于居住在蝙蝠群落附近高危人群的血清陽性率為 2.7%,這表明蝙蝠體內病毒溢出是相對罕見的事件,但是這取決于抗體在人體內存在的時間,其他人的抗體可能已經減弱(以致無法檢出)。 6 人在受訪時均表示,在調查之前的 12 個月中沒有任何臨床癥狀。基于細胞和人源化小鼠感染研究表明,這些病毒的毒性不如 SARS 病毒。石正麗團隊稱,考慮到這些人在村里極有可能直接接觸蝙蝠的分泌物,因此他們的研究說明,一些蝙蝠體內的 SARS 相關冠狀病毒不用經過中間宿主,就能夠直接感染人類。

蝙蝠體內病毒會否頻繁演變?洞穴內存在多種蝙蝠,經常發生病毒重組

在另一篇論文中,石正麗團隊稱,他們研究的洞穴距離昆明市約 60 公里。 除了已經檢測出 SARS 相關病毒的許多菊頭蝠和蹄蝠之外,那里還存在其他蝙蝠,如鼠耳蝠。洞穴的溫度約為 22 ℃– 25 ℃,濕度約為 85%-90%。 洞穴的物理性質并不是唯一的,但是在繁殖季節,它確實容納了特別密集的蝙蝠種群。在云南其他地區,不同物種的蝙蝠種群共同居住的類似洞穴并不罕見。

從一項為期 5 年的縱向研究中得出的結論最終證明,SARS 病毒基因組的所有構成要素都來自云南一個地方的蝙蝠 SARS 相關冠狀病毒。菊頭蝠被認為是 SARS 病毒的主要天然宿主,因為在它們體內有與 SARS 病毒高度同源的所有 SARS 相關冠狀病毒。細胞侵入研究表明,三種不同 S 蛋白序列的 SARS 相關冠狀病毒都能夠使用人的 ACE2(一種細胞受體,SARS 和新冠病毒目前都被證明可以結合 ACE2,從而侵入細胞)作為受體。

數據表明,在同一洞穴中的 SARS 相關冠狀病毒之間經常發生重組事件。石正麗團隊證明,SARS 病毒最有可能是通過菊頭蝠體內的 SARS 相關冠狀病毒重組產生。 此外,他們還發現,能夠結合人類 ACE2 的各種 SARS 相關冠狀病毒在這個區域的蝙蝠中交叉傳染。

因此,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有可能 " 溢出 " 給人類,并出現類似 SARS 的疾病。 石正麗調查的蝙蝠洞離最近的村莊只有 1.1 公里,本地居民可能會接觸到蝙蝠。 他們建議應繼續監控該點位和其他點位的 SARS 相關病毒的演變,檢查人類感染的風險和對村民進行血清學調查,以確定這些點位是否已經發生感染并制定干預策略,避免將來引發疾病。

蝙蝠冠狀病毒傳人的風險有多大?東南亞部分地區食用蝙蝠

石正麗團隊還對 2009-2016 年在云南和廣東省采集的果蝠樣品中的兩種 beta 冠狀病毒進行了縱向監測。

論文提到,蝙蝠是唯一能夠飛行的哺乳動物,約占所有哺乳動物的 20%。根據飲食的差異,蝙蝠分為食蟲類和食果類。果蝠因為體型龐大、肉質肥厚,被非洲和東南亞一些地區的人當作美味(ideal bushmeat)。

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果蝠寄生多種病毒,例如馬爾堡病毒、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與免疫系統相關的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埃博拉病毒和狂犬病毒,已經在中國的果蝠中被檢測到。此外,還從果蝠中檢測到或分離出遺傳物質多樣的唿吸道腸道病毒、腺病毒和冠狀病毒。

分別在廣東省和云南省發現的兩個密切相關但截然不同的 beta 冠狀病毒(SARS 和新冠病毒也屬于這類病毒。——記者注)。兩者都在中國的黑果蝙蝠中發現,冠狀病毒可通過唿吸系統和腸道感染宿主。石正麗團隊研究發現,腸道組織是兩種 beta 冠狀病毒的主要靶標。但是,在腎臟和肺部也檢測到其中一種 beta 冠狀病毒,這表明這種 beta 冠狀病毒具有廣泛的組織嗜性,并可能通過糞便和唿吸道傳播,從而感染其他動物。

石正麗團隊在論文中表示,中國至少有五種果蝠,全部位于熱帶地區。這些果蝠以水果和花朵為食,并與農民、農場頻繁接觸,因此增加了蝙蝠病毒向家畜和人類傳播的風險。

科研人員是否存在感染風險?采集樣本易接觸蝙蝠排泄物

武漢晚報 2017 年 5 月曾報道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田俊華,為科研冒著被感染風險野外捕捉蝙蝠的事跡。

報道稱,采集蝙蝠樣本的環境極其惡劣。蝙蝠洞內散發著惡臭,而且在懸崖峭壁上,極其危險;蝙蝠攜帶大量病毒,一不小心就有被感染的風險。

田俊華發現利用發出的煙火和響聲驚動蝙蝠促使其活動、再拉網,捕獲的蝙蝠最多。" 但在操作中,田俊華忘記了做防護措施,蝙蝠尿液像雨點從頭頂滴到他身上 "," 蝙蝠的翅膀攜帶利爪,抓蝙蝠時需要用夾子,大蝙蝠被夾傷后很容易噴血;好幾次蝙蝠血直接噴在了田俊華皮膚上 "。

在央視 " 曠野青春 " 系列科普紀錄片中,田俊華也介紹 " 如果我們皮膚裸露,很容易接觸到蝙蝠的排泄物,污染的物體 "。 田俊華知道有被感染風險,回家后會主動和妻兒保持距離,自我隔離 14 天。按照石正麗團隊此前的研究,接觸蝙蝠的分泌物,有很大幾率被感染冠狀病毒。 一篇發表在 2013 年 Emerg Infect Dis(新型傳染病)的論文顯示,在泰國采集蝙蝠糞樣本的 beta 冠狀病毒呈陽性,建議收集蝙蝠糞的工人使用個人衛生的預防措施并改善屏障保護,以減少接觸人畜共患病原體的可能性。

▲果子貍

論文作者之一的美國生態學家 Kevin Olival 曾在中國和亞洲其他地方采集過蝙蝠樣本,他在接受國家地理雜志采訪時稱,冠狀病毒不僅通過空氣和唿吸道傳播,也可能存在口糞傳播。蝙蝠并不是很干凈,如果一個水果被蝙蝠糞便污染,并掉到地上,可能就會交叉感染飼養動物(如果子貍)。

備注:2017 年 11 月底到 2018 年 2 月,石正麗團隊在美國生物學期刊 PLOS Pathogens(《病原學》)、武漢病毒研究所英文期刊 Virologica Sinica (《中國病毒學》)發表 3 篇論文,分別是 Discovery of a rich gene pool of bat SARS- related coronaviruses provides new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SARS coronavirus(《蝙蝠 SARS 相關冠狀病毒豐富基因庫的發現,為研究 SARS 病毒的起源提供了新的見解》)、Longitudinal Surveillance of Betacoronaviruses in Fruit Bats in Yunnan Province, China During 2009 – 2016(《2009-2016 年間云南省果蝠中 Beta 冠狀病毒的縱向監測》)、Serological Evidence of Bat SARS-Related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Humans, China(《人類感染蝙蝠 SARS 相關冠狀病毒的血清學證據》)。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編輯 吳為 樊一婧 校對 翟永軍

點擊下圖進入 "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實時地圖"

值班編輯 一碗魚

本文部分首發自新京報公號 " 北京知道 "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以上內容由"新京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今日上证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