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17 年前抗擊過非典的我,今年繼續抗擊新冠肺炎

上觀新聞 02-26

講述人:奉賢區金匯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副主任 戴海敏

曹飛 吳口天 整理

17 年前,我 34 歲,是奉賢區光明衛生院一名醫生。非典疫情爆發時,我所在的衛生院被緊急征用為奉賢區 " 非典 " 醫學隔離觀察點。被征用當天,醫院即召開緊急會議,要求 4 名醫務人員先行進入隔離病區。4 人中,由一名醫生帶一名護士開展醫療工作,另有兩名護工負責照顧隔離人員的日常生活。

當時,大家都不知道 " 非典 " 到底是什么情況,只知道不停有人感染,死亡率也較高。我心里默默想:我是一名黨員,是醫務科長,雖然愛人不在本地工作,但婆婆可以幫忙照顧孩子。我不上誰上?

在我的帶動下,很快更多的同事加入報名隊伍。當天夜里,我們四人即進入隔離病區。當時,我們沒有專業防護設備,只有手術衣和 16 層棉口罩、布帽子。不過,我們無暇擔心害怕,因為要不斷接收從重點區域回來的重點人群。我記得,夜間是接收人員最多的時候。我們對他們一一測溫,詢問流行病學史,給他們安排床位。都說夜晚最漫長,但忙忙碌碌之間,我們在隔離病區的每一個夜晚,都稍縱即逝。

當時,部分病人情緒極不穩定。我們每天 2 次進病房測溫,消毒房間,還要安撫他們的情緒。空閑下來,我們把口罩、帽子放微波爐內消毒,白大衣、手術衣用消毒靈浸泡。慢慢地,病人的情緒穩定下來,我們的工作也更有序了起來。

由于重點人群的增多,醫院又開設了隔離區,更多醫務人員也加入了戰斗。當我第二次進入隔離病區時,我不再害怕。讓我欣喜的是,慢慢的,隔離病區只有出院,而不再有新入院的病人。

左三系戴海敏

這張照片是我們送最后一名隔離病人出院時拍的。當時,我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勝利的微笑。那是戰勝 SARS 后的驕傲。

今年,我已經 51 歲,是奉賢區金匯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副主任。誰也無法想到,17 年后,又一場疫情在新春佳節到來之際突然襲來。當然,我們都是過來人,17 年后,相信我們依然會取得勝利。

1 月 20 日上午,奉賢區衛健委召開緊急會議,傳達部署防控新冠病毒有關工作。我們中心也立即召開全體醫務人員緊急會議,部署相關工作,制定防控預案,儲備戰疫人員。

1 月 23 日,小年夜下午 3 時許,我們還在辦公室討論下一步防控措施,謝秀美主任突然接到電話,新的任務來了:中心被安排到 S4 大葉公路道口測溫,并且一小時內人員必須全部到位。

履新不久的防保主任張雨輕輕地說," 我去吧 ",聞訊趕來的門診護士長也要求參加下半夜的道口測溫。我的想法跟 17 年前一樣:我是一名黨員,是業務主任,我不上誰上?我當即報名參加第二天大年三十的道口測溫工作。

1 月 23 日下午 4 時,我和謝秀美主任一起送張雨去道口,并查看情況,制定規范的可行性方案。晚上回去,我不敢把自己要去道口測溫的消息告訴家人,怕他們擔心我的腿不讓我去。不過,一夜的輾轉反側,卻讓相伴多年的老伴猜透了心思。他卻只有一句話:多穿點。

大年三十,天空不停下著小雨,寒風凜冽。早上 7 點,我和謝秀美主任來到道口交接班。我們的任務是對鄂牌車輛進行攔截測溫。道口只要一出現這些車輛,我們就快速奔過去,測溫、詢問流行病學史,記錄詳細信息等。空隙時,我們還設計表格,調整排班,安排任務。雖然天氣寒冷,但我絲毫感覺不到辛苦和疲勞。車主一聲聲 " 辛苦了,謝謝你們 "" 新年快樂 " 更溫暖著我們每個人的心。

一天測溫工作下來,我記憶深刻的是兩輛車。一輛車是從河北投奔女兒(女兒家住奉賢區金匯鎮)的一對老夫妻,雖然體溫正常,他們家離武漢也很遠,也沒有流行病學史,但我們還是千叮萬囑他們一定要在家隔離 14 天。老人對我們的關心也表示非常感謝和理解。一輛是本系統人員,她結束一夜的工作從 S4 南橋站上,大葉公路站下,沒有出過本地。看到我們,她非常配合工作,還把好不容易買到的酒精和免洗洗手液送給我們,讓我們備受感動。

右二系戴海敏

這張照片是我們在結束工作前與交警、民警一起拍攝的。照片上的我們,雖然站在寒風冷雨中,但我們斗志昂揚。我們堅信,這次依然能戰勝病魔。

從大年初四開始,我們中心除留守值班的同事外,其余都趕赴防控形勢嚴峻的村居一線,作為掛職干部開啟為期兩個月的全脫產鍛煉。工作任務主要是,與村居干部一起,挨家挨戶開展疫情排查、分組帶隊張貼宣傳單、全過程參與口罩發放籌備及登記工作、接送疑似病患往返醫院 …… 我也期待拍攝第三張照片,等到病魔再次被打敗,我們全體職工回到醫院,站在門口合影。

我堅信,那一刻不會遠。

欄目主編:張駿 本文作者:曹飛 文字編輯:曹飛 圖片編輯:蘇唯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今日上证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