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媒體 : 都 2020 年了,怎么還有人用道德綁架 " 逼捐 "?

新京報 02-23 22

日前,潘長江和女兒潘陽在個人社交平臺曬出系列逗趣視頻,無意中曝光的房間內景以及身后紅酒柜,引發不少網友關注,被質疑炫富。很快父女倆便遭到道德綁架——不少網友留言追問," 捐款了嗎,捐了多少 "," 已經是不差錢了,我就想看看他捐了多少錢 "。

面對網友的道德綁架,潘長江直言不諱地回懟道," 不要道德綁架,肯定比你捐的多,就是不想曬 "。只是它并沒有讓所有人閉嘴,一些質疑者繼續詰問," 這么危難的時候不要拍那么高興的段子 "。

不得不說,都 2020 年了,在現代慈善理念已廣為人知的背景下,卻依然有人搞道德綁架,讓人驚詫。而就現實來看,在 " 抗疫 " 的一個多月中,我們看到民間迸發出龐大的慈善熱情,不論是公共人物還是普通人,都以各種形式馳援這次疫情,他們的表現配得上尊重。在此時對一些人搞道德綁架,實是與當下抗擊疫情的公共情緒格格不入。

一個最基本的常識是,慈善捐贈,原本是基于惻隱之心的善舉,捐還是不捐,捐多少,是個體與機構的自由,誰都沒有權利去逼他人捐款,外人也完全沒必要對著榜單對名人進行 " 揪斗 "。

或許,在一些網友看來,一些人利用社會資源賺了錢,取得了名利,就應該積極回饋社會。但一方面,他們只要收入來源正當,遵紀守法,就無可厚非,不能還是抱著 " 有錢就得捐 " 的邏輯去道德綁架他們;另一方面,大疫面前積極馳援固然值得感念,但所謂 " 捐是情分,不捐是本分 ",把慈善搞成強行攤派只會讓行善者寒心。

一些人之所以搞道德綁架,其實是默認了 " 捐款就要廣而告之 " 的邏輯,但這庸俗化了慈善。

真實是評判慈善的基本原則,而不在于別人知不知道。慈善不是宣示,不是姿態,更不是 " 我慈善故我在 "。有些人不表態未必他沒捐款,不分事實的 " 逼捐 ",違背慈善奧義 。

顯然,如果慈善一旦被綁架成了道德負擔,以后不管一些人有沒有付出愛心,都會變得如履薄冰,擔心達不到網友預期,反而會消耗慈善熱情。

只有充分尊重捐贈者的意愿,慈善才能夠聚沙成塔。事實上,像這次韓紅就做的不錯,她發布的愛心捐贈榜單,羅列了捐贈人員名單,但沒有公布具體的捐贈金額,并且強調 " 排名不分先后 "。愛心不分大小,一個慈善熱心爆棚的社會,理當有這樣的基本共識。

需要指出的是,要反對的不僅僅是逼捐行為本身,更是逼捐背后道德綁架邏輯。比如潘長江回懟之后,還有網友認為,捐不捐無所謂,但這時候不該拍歡樂的段子。其實兩種質疑,本質上是同一種邏輯,都是拿著放大鏡去對當事人進行道德拷問,無限拔高當事人的責任,但這超出了言論表達的邊界。

有必要再次重申,道德律己不律人。無論是慈善行為,還是日常的生活舉動,公眾人物有義務接受嚴格的審視,但輿論的圍觀審視,不能越過正常監督的界限,滑向道德綁架。

以上內容由"新京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今日上证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