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武漢凡人英雄 | 互不相識的親密戰友:志愿者團隊的“配合戰”

他們有的能找到緊缺物資,有的能收集到 280 多家醫院的需求信息,有的組織運力,打通 " 最后一公里 " 通道,將醫院最需要的物資直接送到醫護人員手里。

在武漢,每天活躍著一個個民間志愿者團隊。你可能無法想像,原本互不認識的他們,大疫面前忽然間就擰成了一根繩,密切配合,接力傳遞。他們,都是這座城市的凡人英雄。

長江商學院湖北校友會:

防護服、護目鏡、火鍋 …… 缺什么送什么

2 支小分隊,16 名志愿者,6 臺車 …… 截至 2 月 21 日,蘇毅帶著自己的志愿者團隊,已經奔波了 30 天。

" 除了我們 16 個人,后方還有一些服務團隊和支持團隊,200 多人一起在為疫情防控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長江商學院湖北校友會秘書長、湖北孝順文化教育咨詢公司董事長蘇毅告訴現代快報記者,這些服務團隊的主要任務就是收集信息,了解武漢乃至湖北各家醫院的需求。" 我們相當于提供了一個平臺,連通醫院和資源,通過和團隊的合作,送到一線人員手上。"

長江商學院在全球有 1 萬多企業家校友,武漢剛封城的兩天里,蘇毅電話都 " 炸 " 了。" 校友們都在用各自資源去收集物資,然后通過我們這個平臺捐贈給一線。" 消毒液、消毒機器人、防護服、護目鏡、營養餐,甚至還有自熱火鍋 …… 從醫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前線缺什么,蘇毅團隊就送什么。

大年初一,蘇毅團隊留意到這樣一條信息," 泡面、面包是一線醫護的年夜飯 "。" 我的一個四川校友就給我打電話,問我缺什么。我就說,缺吃的,你們能不能送點過來。" 那位叫朱星全的校友二話沒說,連夜調集了 10 萬份自熱火鍋,自發組織車輛從成都一路運到武漢。" 有時候,快遞公司運送不到的物資,我們的志愿者也會完成社區’最后一公里’的配送。"

1 月 26 日,武漢市所有醫院全部物資告急。除夕剛過,物資去哪里籌集?蘇毅的志愿者團隊看到這條信息后,立刻動員了身邊的所有資源,聯系上浙江的一個工廠,包下一整條生產線。" 當天我們就從浙江運送了 4 萬只護目鏡抵達武漢,20 個志愿者從早忙到晚,把這些分配到武漢市的各家醫院。" 蘇毅介紹說,從 26 日到現在,每天還會從生產線上運送 4000 個護目鏡,截至目前,已經運送了七八萬只了。

衛婧的無名團隊:

這張志愿者網," 網羅 " 湖北 280 家醫院

蘇毅可以募集到大量物資,而衛婧及其志愿服務團隊的更大優勢在于對接醫院。他們忙碌的事,有重合,也有配合。蘇毅團隊的物資,相當一部分交到衛婧團隊的手上,對接到各家醫院。

△衛婧團隊的工作截圖

一天上百個電話,就連上個廁所,回來都能看到手機上的未接來電。一臺電腦,一部手機,成為衛婧每天工作的主要工具。通過網絡,在衛婧及其志愿者團隊的協調下,已有 1500 多臺呼吸機到達湖北各地,用于救治患者。口罩、防護服、酒精、鞋套、羽絨服、手套、玩具、女性用品、方便面、大米、壓縮餅干、制氧系統等,只要醫院有需要,就能及時送到。

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團隊,以線上的 15 人為中心,對接湖北 280 多家醫院,在湖北鋪開了一張志愿者網絡。據衛婧介紹,團隊內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分工。找物資、做鑒定、聯系企業、對接醫院、發動物流、跟蹤售后,打開一條信息通道。

疫情發生之后,看到全國人民都在幫忙,衛婧心想,她生活在武漢,對武漢比較了解,應該做點什么。" 有很多企業想要捐贈物資,但是不知道捐什么,或者捐贈的醫療物資是否符合需求。" 學醫出身的她有很多同學都在一線工作,能夠了解醫院緊缺的物資。

當有物資貨源的時候,就會有公司站出來,愿意購買,比如東方通公司、華揚聯眾、搜狐、開普云。每來一批物資,衛婧及其團隊再逐一給每家醫院打電話。" 可能之前了解到這家醫院需要,但后期有別人捐了。所以我們就會再次核實,確保緊缺物資不被浪費,能夠讓更有需要的醫院接手。"

團隊也遇到過不少難題。該團隊的另一名志愿者張榮國介紹,有時候好不容易找到物資,但遲遲沒發貨," 我當時就有一種無力感。又急又沮喪。"

"80&90 逆行者車隊 ":

不管認識不認識,只要有需要我們就都接

物資到位之后,衛婧會聯系志愿者車隊,幫忙將物資送到定點醫院。他們的背后,有來自不同志愿者車隊 700 多名司機的強大支撐。"80&90 逆行者車隊 " 就是其中一個。他們不僅幫忙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還向湖北及武漢各地轉運物資,真正解決 " 最后一公里 " 的難題。

2 月 21 日下午三點,一批手部消毒液到達武漢物流園區。郭文佩和 "80&90 逆行者車隊 " 的小伙伴趕緊去卸貨、裝貨,送到雷神山醫院。等所有的物資簽收到位,他們才放下心來離開。

1 月 23 日武漢封城后,有的救援物資到達武漢,只能放在各個高速口,無法進城。看到這樣的消息,郭文佩和小伙伴們,就開著自己的車,主動接收,幫忙送到社區、醫院和其它有需求的地方。救援物資大量進入武漢的時候,車隊里的人每天手里的簽收函都有一打。" 我當時就想,管他是不是我們認識的人,全部去幫忙就好了。"

郭文佩并不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年前,她帶著孩子回到了襄陽老家。初二,本來在父母家的她,在老鄉群里看到襄陽有 20 多名醫護人員需要返回武漢,卻沒有車。晚上 11:30,郭文佩請父母照看好孩子,自己連夜收拾行李,第二天就開車載著醫護人員回到了武漢,一直沒有離開。" 這些年一直在武漢,看到武漢這樣,心里非常難受,我想,能盡一點力是一點。"

回到武漢后,作為志愿者,她不斷匯聚更多的力量加入進來,并組成了一支擁有 30 多臺車的逆行者車隊。" 其實車隊里大部分人是外地人,他們當時送醫護人員回到武漢后,自己就也沒回去。" 郭文佩告訴現代快報記者,車隊的人越來越多,大家也想有個歸屬感,恰好車隊里的人多是 "80" 后和 "90" 后,就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 "80&90 逆行者車隊 "。想要加入車隊,還有個要求,盡量是獨居的志愿者,這樣才能保障 " 小家 " 和 " 大家 " 的安全。" 也有一些人真的非常想要加入,但是和家人住在一起,我就會安排他們運輸一些蔬菜到社區,不會接觸高風險的地方。"

除了武漢市內,車隊也會把物資運輸到湖北各地。有一次到湖北十堰,3 臺車子 3 個人,來回 1100 多公里。晚上 9 點,大家休息的地方離家很近,郭文佩想抽空回趟家,給孩子送點東西。" 問了我媽,她不讓我回去,怕有傳染的風險。那會心情特別難受,非常心酸,但是我也能理解。如果保護不了自己和家人,那就沒什么意義。我們做志愿者,是來幫忙的,而不是來添亂的。"

希望 " 找到組織 ",更加有序高效

采訪中,現代快報記者發現,這些志愿者團隊的成員原來很多并不認識,大疫當前,因為彼此相同的信念,很快通過網絡擰成了一股繩。" 遇到過很多困難,完全靠我們自己一步步摸索,不斷地去完善。" 衛婧說,不同團隊之間的接力配合,也是靠著這些民間自發的力量,匯在一起形成了強大的力量。

" 其實作為民間志愿者,我們感覺自己的力量有限。" 蘇毅、衛婧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都談到這個問題。他們很想 " 找到可靠的組織 ",如果有官方的支援和指導,協調統籌,散落在民間的這些志愿者團隊能夠實現數據共享,將捐贈物資有序地聚集,再重新分配,可以避免很多重復溝通和浪費。" 中間環節變少了,物資就能最快速度送到一線,保護醫護人員,搶救患者。"

現代快報 +/ZAKER 南京特派記者 李楠 侯天卉 / 文 張浩然 / 攝

(編輯 吳嫣然)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ZAKER南京"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今日上证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