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華南海鮮市場樓上商戶:我當時的很多舉動,其實救了全家人的命

新晚報 02-23 2

口述:王力豐|51 歲|商戶|浙江溫州

現在回頭想想,我當時的很多舉動,其實救了全家人的命。

我是溫州瑞安人,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樓上做眼鏡生意。說起來,也算不幸中的大幸。我們警覺地比較早,剛有風聲時就開始戴口罩防護。

后來聽說,市場里有幾位輕度感染的溫州老鄉,都及時去醫院救治,現在也都痊愈了。

2004 年,華南眼鏡城開張。我是第一批入駐市場的商戶。與華南海鮮市場一樣,華南眼鏡城也隸屬于華南集團。

海鮮市場在一樓,分為東西兩區,中間隔著新華路。眼鏡市場在二樓,面積 1 萬多平方米,商戶一百多家,也分為東西兩區。

在眼鏡城 100 多家商戶中,大概有 20 多戶溫州人。

我們溫州人喜歡海鮮,偶爾會去樓下海鮮市場,買點螃蟹、基圍蝦之類的。但不會去買那些野味吃。

我最早開始戴口罩,是 12 月 31 日。這天,我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看到," 武漢出現類似 SARS 感染病例 "。

畢竟經歷過 2003 年的 " 非典 ",我當時就緊張起來了,心里盤算著該如何應對。

結果,第二天有關部門出來辟謠—— " 不是 SARS,專家說暫時沒有人傳人 "。我們老百姓哪里懂得這么多,就認為可能是一般肺炎。

緊接著,元旦那天,樓下海鮮市場就整頓休市了。當時,我們還正常營業,大家偶爾還下樓去,圍觀如何整治衛生,打探疫情方面的情況。

已被封閉的華南海鮮市場。新華社記者熊琦攝

當時很多人還想,這得整治多長時間,不知年前能不能重新開業。

直到我們接到通知,二樓眼鏡城也要提前休市,這才感到大事不妙。正常情況,眼鏡城一般是在 1 月 20 日左右休市。

市場管理人員通知我們,準備提前一周休市。1 月 6 日前后,又通知 1 月 11 日休市。

6 日左右,聽市場里的人說,有幾家商戶感染,已經在住院。這時,一些小道消息越來越多,恐懼感也慢慢加劇。

華南海鮮市場周邊有三家醫院。聽一些醫生朋友說,每天有不少人感染了,但與官方公布的情況不太一樣。

我感覺疫情不會那么輕描淡寫的,開始高度警惕起來——反正那幾天也沒有顧客,1 月 10 日我就提前關門了。

當時,兒子讀書的中學 15 日才放假,課外培訓班要等到 20 日結束。除了送兒子上學,我和老婆就不太出門了。

由于我們所處的區域位置敏感,腦袋里就要比別人多一根弦兒。當時,我已能明顯感覺到,華南海鮮市場周邊幾個社區,出來的人相對少一點,走在路上也神色緊張。

大多武漢人還沒什么感覺。送孩子上學時,我也在觀察,地鐵、公交、街上、超市里和往常一樣,沒什么人戴口罩。

孩子回家還說," 為什么要戴口罩,班上其他同學都沒戴,很奇怪。"

" 你別管別人了,自己戴好口罩!" 我說。現在回想,這真是一個明智的舉動。

本來 1 月 22 日,我們回老家要辦喬遷宴。15 日的時候,我就打電話提前取消了,通知了一圈親戚朋友。

早辦晚辦都一樣,不要擔那么大風險!一方面我擔心萬一身體出狀況回不了家,另一方面擔心人太多,萬一感染怎么辦。

11 日,市場停業后,又聽說有幾位輕度感染,好在醫療資源還沒這么緊張,去了還能就診。這是事后聽別人說的,當時誰也不會把隱私告訴別人。

我回溫州是臨時決定的。19 日晚上 9 點多,我們睡前打開手機,查了下回溫州的機票,看到 20 日航班還有票。

" 算了,我們還是回去吧,我明天給老師打個電話給孩子請假。" 我和老婆商量。就這樣,我們晚上 10 點多開始收拾行李,第二天飛回溫州。

20 日,一個親戚送我們去機場。我們全程戴著口罩。當時,聽說機場管制比較嚴格了。

不過,去到機場我們發現,和平常也差不多。偶爾看到幾個人戴口罩,感到納悶兒,好像大家對疫情很放松,沒有什么感覺。

登機后,空姐看到我們,悄悄地說:" 你們一家防護措施做得真好,我也想戴口罩,現在上面不允許。"

從空姐的眼神里可以看到,她其實挺擔心的。因為是公共場合的服務人員,佩戴口罩要有統一安排。

當時,很多乘客、機場工作人員,都沒有戴口罩,跟平常沒有什么區別。

可見,疫情并沒引起大家足夠的重視。回頭想想,幸虧自己口罩戴得早,走在路上刻意與別人保持距離,市場關門之后就居家,也不出去吃飯。

飛機抵達溫州后,我們提前約好車,直接回老家瑞安馬嶼鎮儒陽村。當時,從武漢回來還沒有要求隔離呢。

不過,我還是比較謹慎,取消了所有應酬,也不讓親戚來上門走動。

印象中,瑞安市政府 21 日左右正式發通知,提醒不要接觸武漢回來的人。

說實話,當時并沒想到武漢以外還會這么嚴重,我們也曾外出上街準備年貨。就算去市場采購,在外面待的時間也很短,從不主動和別人接觸。

回家后兩天,親戚朋友還辦了幾場喬遷的喜宴,我們也沒有去。

我是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出去的,其他人可能沒有我想得復雜。我對這個會敏感一點。

相比之下,浙江的防控措施比較早。很快,村里就不讓辦紅事了,大部分農村的酒席都取消了。

23 日武漢 " 封城 ",全國對疫情的重視程度都高了。我回家才兩三天,浙江馬上就啟動一級響應了,管制措施非常嚴格。

大年初一開始,文化禮堂就關閉了。往年,村里人都會聚在一起熱鬧熱鬧,現在這些活動也都取消了。村干部挨家挨戶做工作,盡量不要聚集。

接下來每個村開始封路。雖然給生活帶來不便,非常時期也沒辦法。

我們安心在家里隔離。有時待的時間太長了,晚上看沒人了,去自己家樓下散個步。農村 9 點之后,外面就沒什么人。

我們村有 30 多位從武漢回來的,現在都沒有被感染。眼鏡城里有幾個溫州人,過年沒趕回來。有的封了想走走不了,輕度感染的也不能回來了。

現在就等著疫情過去,孩子開學才能回去。我們眼鏡市場這么敏感的區域,能不能正常開門營業也是未知數。

管理方說,要根據政府發布的信息最后確定。后來,我們得到消息,不會早于 2 月 21 日開門。

現在主要關心孩子上學問題。生意上的事情也沒辦法,累了大半輩子了,就當歇一歇吧。

今年生意肯定會比較難做,大家心情都是一樣的,希望疫情早點控制住,市場能慢慢回到正軌。

現在苦的是武漢那些被感染的患者,還有一線醫務人員。我每天看新聞,想想都特別難受。

以上內容由"新晚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今日上证股票指数